<s id="sdrrx"><object id="sdrrx"><listing id="sdrrx"></listing></object></s>

  1. <th id="sdrrx"><pre id="sdrrx"></pre></th>
  2. <button id="sdrrx"><object id="sdrrx"><menuitem id="sdrrx"></menuitem></object></button>
  3. <th id="sdrrx"><track id="sdrrx"><rt id="sdrrx"></rt></track></th>
  4. 首頁 新聞中心 要聞

    8人喝掉3.5公斤白酒 同事西充聚餐醉死一人

    2020-05-20 10:25 南充新聞網

    一男子請客聚餐,飯后有兩人醉酒,他安排二人將他們護送回住處,其中一醉酒者被送回家中,另一醉酒者被留置在車上,后者因酒精中毒死亡。法院判決死者自身承擔8成責任,做東的、對飲的和護送的4人各自承擔10%至2.5%不等的責任。

    聚餐貪杯 醉死車上

    2019年1月29日晚, 西充縣的楊某林,邀約同事到西充一家餐館聚餐,參與聚餐的共有兩桌12人,楊某林向客人提供了高粱酒和泡酒兩種白酒,共3.5公斤。因春節臨近,大家興致都很高, 除4名女性沒有喝酒外, 其余8人都喝了數量不等的酒。

    酒剛倒起,楊某坤就跟何某一起干了一杯高粱酒,隨后又對干了一大杯泡酒。當晚聚餐的人一共喝完了3.5公斤白酒, 楊某坤總共喝了六杯白酒。

    聚餐結束后,楊某坤和何某都喝醉了,楊某林便安排沒喝酒的蘇某和楊某開楊某坤的車將楊某坤和何某送回單位。到達單位后,蘇某、楊某將何某扶送回宿舍,而將楊某坤留置在車內后排睡覺。

    當晚10時34分,單位保安范某看望過楊某坤, 第二天早晨7時19分范某再次看望楊某坤時,發現他已經死亡, 隨即通知楊某林及楊某坤的父親,并報了警。經法醫鑒定, 死者楊某坤系急性酒精中毒死亡。

    起訴四人 索賠損失

    死者楊某坤時年36歲,系成都市人,尚未結婚。楊某坤的母親已去世, 楊某坤的父親將楊某林、何某、楊某、蘇某等4人告上西充縣法院。

    法院開庭審理本案時,原告認為,4名被告中,楊某林作為飯局組織者, 何某作為與死者一起對飲的人, 蘇某和楊某作為護送死者回單位的人, 都沒有盡到勸阻、提醒、注意、照顧和安全的義務, 存在不同程度的過錯,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原告認為兒子楊某坤死亡共產生798072元的經濟損失, 由4被告承擔80%責任, 應向自己賠償638457.60元。

    4名被告分別辯解說, 他們都不應該承擔責任。死者楊某坤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人,聚餐回單位時是清醒的,其生前長期休息的地方就是在他的車上。楊某林作為組織者,何某、蘇某作為同桌聚餐者,將楊某坤送回單位并安排范某查看其狀況,已經盡到了組織者及同桌聚餐者的注意義務。而楊某沒有與楊某坤同桌吃飯。

    被告敗訴 擔責二成

    人命關天,4名被告究竟該不該為楊某坤的死亡埋單呢?西充縣法院經審理認為, 本案中, 死者楊某坤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 對過量飲酒可能造成的危險后果應當有充分的認識, 楊某坤不能理性控制飲酒量,自身存在主要過錯。楊某林作為聚餐組織者, 應盡到相應的安全保障義務。 楊某林雖安排人員將楊某坤送到單位,但沒有選擇通知其親屬或送到醫院,故楊某林存在一定過錯。何某作為共同飲酒者, 與楊某坤相互對飲,致雙方醉酒,何某存在一定過錯。蘇某、楊某作為共同參與者,未盡勸阻義務,送楊某坤回單位后, 在寒冷的夜晚將醉酒的楊某坤留置在封閉性較強的車內, 也存在一定過錯,4人均應承擔相應責任。法院酌情認定4被告共承擔20%的賠償責任,根據責任的大小,由楊某林承擔10%的賠償責任,何某承擔5%的賠償責任,楊某、蘇某各自承擔2.5%的賠償責任。

    2019年12月,該院一審判決楊某林賠償被告83125.75元,何某賠償41562.88元, 蘇某和楊某各賠償20781.44元。一審判決后,4被告不服, 向南充中院提出上訴。日前,南充中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記者 何顯飛

    多人共同實施侵權行為應分別承擔賠償責任

    全省十佳律師事務所——四川罡興律師事務所主任任靜:《侵權責任法》第八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 造成他人損害的, 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法院根據此項規定,作出了上述判決。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花名网